特写 男装 社会 音乐 中国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电音,舞蹈,整个地下景观近年来在中国蓬勃发展。流行乐一度主宰了中国。尽管现在依旧呈现压倒性的态势,看似中国的音乐景观正变得更加多样化。那么就让我们去探索这一切对于流行和格调的冲击!

为了表达自我或彰显个人主义,还是作为一种艺术形式,音乐和流行自从亘古以来就有着内在联系。兴盛不衰的潮流、时尚热度、文化符号还有青年亚文化……均受到了音乐的鼓舞。从披头士狂热到华丽的摇滚乐和垃圾乐,欧洲已在过去的100多年里见识了时尚潮流受到音乐影响而产生变化。问题来了……东方国家情况怎样?

BB邓生在台北,长在香港,后来去了中国大陆求学,目前身居柏林。在地球的另一端翻台。

提起中国音乐,你可能会联想到老掉牙的民歌或者高亢的卡拉OK民谣。不过时代在变,中国的地下音乐现已终于羽翼丰满。在70年代末邓小平发起改革开放之前,西方流行乐在中国并不太受欢迎。文化市场高度受限,一切地下艺术均被排除。但随后几年经济开始发展、政治环境变得宽松,形形色色的音乐文化应运而生。在中国地下艺人持续不断的努力下,地下音乐开始繁荣,时尚界也是如此。我们现在谈及“狂野”,看到的是放松、毫不费力而且男女界限不明显的中性服饰风格,和此前男女分明而且正式的风格截然不同。

“随着中国地下艺人持续不断的努力,舞蹈场面正迅速繁荣”。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神经等级:高级大众 #TemperHearts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无耻狂野 1 糖果聚会怪物绒毛平底靴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无耻狂野 2 糖果套圈鞋

西方影响

我们只有快速回顾过去才能知道音乐和时尚是有内在联系的。朋克运动、60年代、90年代、垃圾乐、浩室乐……从何说起呢?

1992年欧洲迎来了垃圾乐和例如珍珠果酱(Pearl Jam)、小红莓(Cranberries)和涅槃(Nirvana)这样的乐队——它们的流行度与日俱增。涅槃主唱库特·柯本(Kurt Cobain)的穿着显得慵懒邋遢,而在那个年代,大众都在意自己的身材,希望拥有超模一般的曲线。破烂撕扯的牛仔裤、混搭的上衣,我们要感谢柯本引领了这个时尚。巴黎世家、古驰、甚至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近期的“伊苏斯”(Yeezus)系列作品也受此影响——换句话说,迷恋超大尺寸的一切。在设计师时装方面,垃圾美学一度又一度地受到模仿。1992年著名设计师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和派瑞•艾磊仕(Perry Eillis)的发布的垃圾风格系列就被凯特·莫斯(Kate Moss)和纳奥米·坎贝尔(Naomi Campbell)借鉴。这些例子证明了顶尖时尚界是会追随经典时代和标志性的音乐影响力。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凯特·莫斯和克里斯滕·麦克梅纳米(Kristen McMenamy)身着柯本风格的服饰。图片来源:康德·纳斯特档案馆(Conde Nast Archives)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让运动服看起来酷,尘垢艺术家斯盖普塔(Skepta)走T台。图片来源:英国GQ杂志

影响不仅如此,一个极佳例证就是在过去的三至四年里,英国音乐和时尚结合,促使尘垢音乐再度兴起。尘垢艺术已大体融入主流,也受到了时尚界的关注。耐克Air Max气垫运动鞋就已成为尘垢艺术家和粉丝们的非官方标配服饰。多亏尘垢艺术,T台也对街头服饰更加友善,认定运动服算得上“可以接受的”男子时尚,能够代表潮流和现代。尘垢艺术家斯盖普塔(Skepta)在伦敦时尚周期间,身着纳西尔·马兹哈尔(Nasir Mazhar)系列服饰走T台,一举把运动服从草根大众身边带入了高端时尚领域。你看,以上就是绝佳的例子,显示了新的音乐风格能够影响时尚潮流,在T台上和和T台下均是如此。

对于音乐全新的开明态度可以映射在流行上,正如更加随性无虑的狂野风格正在拥抱当下中国萌芽的地下俱乐部团体。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DJ Gouachi

中国年轻老处女正在兴起

回到中国,我们环顾四周,这一次我们不提“剩女”这个称谓。摒弃了传统钢琴或小提琴课程,众多年轻的中国学生正在DJ学校里学习打碟。《澎湃新闻》国际版《第六声》(Sixth Tone)刊物近期发布了一份重磅报告,指出中国众多年轻音乐DJ——有的仅有16岁——在上海最大的地下舞场享受自我。

让我们以DJ Gouachi(本名:石佳苑,音译)为例:她白天是在校学生,晚上是舞场DJ。真是一个坏女孩!她以灵魂般的节奏和重重的街拍清楚地展示自己才华和潜力,行业也已经对此认可。她对《第六声》说:“我开始从事DJ的时候,爸妈强烈反对。但现在他们认可了这就是一个职业,也已经认同我的前景。”重低音和炫技就是她最享受的部分。

Gouachi的风格就是极简主义。她一头乌黑短发,涂有红色唇彩,运动鞋配着肥大的运动服,一切都是简洁实用的时尚风。这种风格也体现在她不断增加的粉丝数量以及近距离观看她表演的人群上。对于音乐全新的开明态度可以映射在流行上,正如更加随性无虑的狂野风格正拥抱当下中国萌芽的地下俱乐部团体。

中国的音乐并非一直这样无忧无虑,购买外国音乐仅是近十年来才变得合法,而且政府一直严密监管国家的音乐景观。

代沟

过去20年里,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革,因此中国孩子们和爸妈之间的代沟可能比西方国家更大。中国的音乐并非一直这样无忧无虑,购买外国音乐仅是近十年来才变得合法,而且政府一直严密监管国家的音乐景观。对于中国年轻一代电音DJ而言,获得成功也许充满挑战,尤其是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社会化和数码化的环境里,而SoundCloud、Instagram和Facebook这些网站被封禁。

然而现在,和Gouachi的爸妈一样,很多父母都给予孩子选择未来的自由,即便这意味着做DJ周末打碟直到凌晨5点。此外,中国的年轻一代似乎渴望变得不同、变得独特,他们张开双臂欢迎来自西方的影响——远离主流流行乐,而迎接新的电音、地下乐和浩室乐。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DJ Chace:“2016年初,他用四音轨演绎了黄爪(Yellow Claw)巴戎家族(Barong Family)的《终点》(Destination),也以此卓越的艺术成熟度受到了评论界的赞扬。不久他将首次走出国门,成为首位在比利时明日世界音乐节(Tomorrowland)上表演的中国艺术家。”图片来源:MixMag Asia杂志

狂野风格:A面和B

作为中国的全球金融中心,上海的夜总会景观呈现两种面貌:浮华或坚韧,没有中间地带。

上海“超级夜总会”文化中弥漫着一种“炫耀”的态度。耀眼绚丽的灯光、嘈杂的斯蒂夫·青木(Steve Aioki)混音以及价格虚高的酒水就是你在MYST和LINX这种超级夜总会里能够感受到的三件事物。文化延伸到了时尚——出入这类场所的男男女女身着高跟鞋、紧身裙和西服。另外刚刚提及的高档夜总会并非仅存在于上海,它们已在中国各地成为平常事物。不过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种夜场遍地开花。

不过,在这些所谓超级夜场的另一侧,或者更远一点的地方,我们也看到了诸如DADA、电梯(Elevator)这样另一种夜总会,里面被外国人和时髦一族的中国人挤得满满,直到阁楼。这些夜总会则有一种坚韧、粗糙的感觉——就像2000年左右在中国横空出现的瓦尔哈拉·柏林(Walhalla Berlin)数字电音俱乐部。这里的时尚倾向保守:运动鞋和T恤,和超级夜场相比是另一个世界。其实这些夜总会里光线微弱,所以一般你穿什么根本不重要,来这里就是为了欣赏音乐,为了遇见来自不同文化和背景的人。

也许上海的超级夜总会应该感到紧张了,毕竟地下艺术就在它们门口活力四射、蓬勃发展。我嗅到了竞争的味道!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近观:中国的狂野与格调——雌雄同体的中性

音乐节时~~~尚!

此外,可以说众多音乐节正给中国的地下艺术景观造成能量涌动。上海风暴音乐节自2013年兴起,已连续在颜色和设计方面取得进展。2017年风暴音乐节的舞者和高跷艺人展现了“ET外星人”服饰,乐迷们也受鼓励穿着创意风格的服饰前往。

最近我们体验了阴阳长城音乐节,感受到电子音乐走进世界古建筑奇迹的大门。外国人和中国人一起,不远万里相聚于此,追寻舞曲和自我表达。可以这么说,舞蹈风暴正从上海等一线大都市之外的地区蔓延开,进入了比如南京和长沙这样的城市。最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风潮也将于今年首次走到境外,在台北和悉尼举办活动。尽管这些音乐节的商业气息日益浓郁,但它们制作的电音和舞曲在广袤的中原地区更加流行。

 

总的来说,中国已经发展为一个全球化和国际化的国家,这里的音乐也同样如此。从一线到三线城市,新的地下艺术场所遍地萌芽,年轻艺术家也蓬勃开花。对于中国的电音、舞蹈和整个地下音乐而言,天有多高,心就有多大。可能在未来,中国最伟大的出口项目就是繁荣的地下音乐,以及随之成长成熟的嘻哈风。明日世界就是今天的国度,从重低音到超新星!

 

 

 

 

 

 

 

 

 

 

 

 

 

 

 

 

 

Emily Aspinall为Temper Magazine 2018年所著 ,版权所有
中文翻译:Maverick
版权@ Temper Magazine 2018年 版权所有

 

 

 

 

 

 

 

 

 

 

中国文翻译:Maverick
图片特写:BB邓。图片由天津的外国同事提供
版权所有Temper杂志 2018
Follow me

Elsbeth van Paridon

China Fashion/ Urban Lifestyle Expert, Editor-in-Chief at Temper Magazine
伊丽莎白是一名汉学家和时尚爱好者。在北京努力地生活了六年之后,她短暂地转战到了香港,现在返回了欧洲的我正在攻读新闻学学位的征程上努力奋斗着。


我创建的双语时尚杂志Temper Magazine,宣传介绍在北京、上海及全中国的有关中国时尚的最新前沿动态,关注并深度挖掘“中国时尚”内涵。迎合中外读者,涵盖时尚基础。从街头风格,到新秀摄影师,到国际知名设计师:Temper Magazine迅速捕捉并记录着这场炙手可热的新“中国制造”风潮。

“中国制造”的定义正在经历着一场21世纪终极改造。在中国年轻一代人的个性风格及表达的强烈影响下,中国时尚界引发的这场时尚大爆炸,触及社会的各个层面,其深度、规模及影响力早已超出了我们的所见范围。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