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摄影师 模特 中国社会 中国艺术

特写:MATE——关于未来中国的版画艺术、性别与人性

1949年,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所有的艺术活动都进入了体制化。到了2018年,它变得更富有个人色彩。中国当代的艺术场景越来越注重反映政治问题。从坚果兄弟在北京798举办的新型水污染展览,到梁克刚的调侃式吐槽或MATE对于人性的见解……他们的艺术作品都直击社会的核心问题。

图片来源:MATE,视觉艺术

他的照片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争议,但这些不停休的争论点并不来源于MATE这位视觉艺术家本身。照片和版画作品直观反映了这位快照摄影师的每日现状:总体来说算是乐观和充满希望的状态,有时也会因为某些政治决策对人们社会生活造成的影响而感到失落,例如同性恋话题被禁止出现在电视和(紧接着)微博平台上。这里存在着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人们现在的举措将如何影响未来人性的演变?

版画:黄金一代 ; 图片来源:MATE,视觉艺术

版画艺术:卑微的开端

当MATE对照片和版画艺术品都有涉猎时,我们必须后退一步才能达到前进三大步的目的,并在过程中收获一些明智的见解。因此,为了获得更多关于中国版画的情报信息……我们来到纽约著名的大都会博物馆,并列举几个例子

“目前的学术研究表明,公元700年的中国发明了纸上印刷,这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印刷史最长的国家。图像印刷的多重复制能力和可承受的价格,使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各种文化背景下大众传播的有效媒介。

作为在中国传播佛教信仰和塑造其不断演变的正典的工具,图像版画在民间仪式和节日中扮演了具有吉祥和守护意味的重要角色。在17世纪早期,版画发展为一种重要的艺术形式。当时富裕的城市居民都争相购买精致讲究的文化商品,包括精美的版画。在后王朝时代的中国革命和改革时期,木版版画图像仍是表达民族主义情绪和社会政治评注的常用媒介。它们也反映了知识分子对西方主导着艺术和社会现代化的矛盾心理。二十世纪见证了上海作为一个创作中心的崛起和海报产业的兴旺。

“大众版画”一词指的是批量生产的单张彩色印刷品,具有吉祥或守护意味,选题包括季节性的庆祝活动以及民间宗教和通俗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由于特别受欢迎,还会专门为新年节日制作特殊的版画:年画(新年的画像)。最常见的是“门神”形象,因为人们相信它们可以驱除邪灵,为家人在新的一年里带来好运。”

为之而活,为之而学,为之而爱。

创造力,在文化大革命(1967-1976)那段众所周知的黑暗日子里,不存一丝踪影。英雄般的劳动者形象佐以“革命”的红色背景,印满了海报大小的版画,在这十年的艺术场景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售卖品:城市尘埃系列; 10 张照片 尺寸15x21cm;来源:MATE 版画艺术品

版画艺术:收获革命果实

1949年9月21日,在毛泽东号召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大陆境内的所有艺术活动都进入体制化。同时,大部分尤其是位于北京、杭州和重庆的重要艺术院校,都见证了“印刷部门”的诞生。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政治上更“放宽”(找不到更合适的形容词)的时候和20世纪60年代初期、与苏联断交后,对统一民族视觉风格的追求,带来了用水溶性墨水创作的传统多彩木刻的复兴。1952年对17世纪著名的装饰性文具的高质量复刻,更展现了北京对传统艺术和工艺的支持与推广。古艺新用的技术炉火纯青。

创造力,在文化大革命(1967-1976)那段众所周知的黑暗日子里,不存一丝踪影。英雄般的劳动者形象佐以“革命”的红色背景,印满了海报大小的版画,在这十年的“艺术”场景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共产主义的象征符号占领上风并盘踞画刊界。这些海报中鲜明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风格(即从20世纪30年代早期开始,统治了苏联绘画界近50年的被官方认可的艺术风格)和直白的宣传词,反映了这一时期过度激烈的政治氛围。

随后,在1979年12月,邓小平(1904-1997)为现代化和经济改革的新时代开启了通向光明的开关。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随着中国重新向国际社会开放,艺术家们开始小心翼翼地探索新的技术、风格和主题。艺术进入了一个多元化发展的新时期。

伴随着这个发展趋势,我们进入了21世纪。与MATE的视觉艺术一起

“我不认为人们需要特意融入任何类型的环境,他们的环境理应是无止境的。我喜欢将我的摄影刊集设定为一部情感纪录片,同时我希望人们能与这些情感产生共鸣。我想在这些感觉凋零并永远消亡之前把它们保存下来。”MATE,视觉艺术家

图片来源:MATE,视觉艺术

版画艺术:MATE 的画册

三,二,一。出发吧!

Temper:黑白配色贯穿了你的整体作品架构。你对于“彩色”和“黑白”光谱的理解是?

MATE:与普遍的看法不同,黑白并不是对立的。黑白照片呈现出来的效果,实际上和彩色照片一样斑斓多彩。当编辑黑白照片时,我亦需要调整其他颜色的对比——红色、黄色、绿色和蓝色。我认为黑白只是另一种彩色的表现形式。

当选择黑色和白色而不是彩色时,会给创作带来框架性的局限。我特别喜欢这个约束的存在,因为它能迫使人更加关注对形状和结构的处理;换句话来表达,对于我来说,摄影本身就充满局限。当我透过摄像机去关注世界时,我能感觉到一种独特的沉着气息笼罩着我。忽然之间,我只能看到平常视野和景象的一小部分,这反而帮助我将注意力集中在焦点上。

Temper:当提到像坚果兄弟这样的艺术家(点击了解他最近的项目“水污染”),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梁克刚或者政治漫画家巴丢草时,你的艺术作品是否也持有某种政治立场?

MATE:就我个人而言,我不采取任何政治立场,也没有任何将政治或社会经济作为创作动机的打算。我只对人类的行为感兴趣。对于摄影和版画艺术,我最纯粹的初衷是让人们接受自己真实的人性。如果我连续三天不拍照,这个念头就会充斥整个大脑,真的很令人头疼。我对政治确实保有一些个人看法,但我不会进行评判;我不会去明确指出这是“好”或“坏”。我只是选择通过照片反映我的个人感受,并让它们随着世界改变而变化。

无论我的工作是否能“让事情变得更好”,我希望在任何情况下,它都能令某些人重新思考和反省他们对于生活中一些事件的看法或举措,有必要的时候,可以找到一种更合适的方式来妥善处理他们现有的东西。

“在京剧盛行的400年间,女性文化一直都是由男性来描绘和演绎的。随着对传统的追溯,人们可以看到宽容和自由度是如何随着时间变化而起伏的。”MATE,视觉艺术家

图片来源:MATE,视觉艺术

版画艺术:未来的深思与缪斯

Temper:艺术是否反映了中国社会经济层面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认可的话,你认为视觉艺术会为中国(不远)的将来带来什么?

MATE:我创作的灵感来源于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我对历史也有浓厚的兴趣。

我的照片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争议,但这个问题的开端并不在于我本身。照片是我每日现状的真实写照:总体来说充满希望,有时也会因为某些政治决策对人们社会生活造成的影响而感到失落,例如同性恋话题被禁止在电视和(紧接着)微博平台上出现。

我曾做过一些以京剧为主角的作品,以展示人们对“传统”这个词的误用。回顾京剧盛行的400年间,女性文化一直都是由男性来描绘和演绎。随着对传统的追溯,人们可以看到宽容和自由度是如何随着时间变化而起伏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种贯注我精神力的摄影,有时就像告诉观众我晚上会梦到什么场景一样。我拍摄的人群一般都是年轻女孩(二十来岁),也就是中国未来的母亲们。她们都是勇敢的女性。对我而言,通过她们现在的状态,可以窥探到未来的中国将会是怎样的。

图片来源:MATE,视觉艺术

 

我们今天走过的路,都将重塑未来对于“人性”的解析。“自由不仅仅意味着摆脱自身的枷锁,还意味着以一种尊重并提高他人享受到的自由的方式生活。” 纳尔逊·曼德拉。

 

 

 

 

 

 

 

 

 

 

 

 

 

 

 

 

 

 

 

 

 

 

 

 

 

 

 

 

 

 

 

 

 

 

 

 

 

 

 

 

 

 

 

 

 

 

 

中文翻译:罗昕琪
所有图片均来自于MATE,视觉艺术工作室
可通过以下渠道联系MATE 
版权@Temper Magazine 2018年。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