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社会 美丽 民族

中式刺青:一部关于身体艺术的历史

从偏远的原住民文化,到迂回的瑞典马林斯符号,到图形般的希腊字符,再到墨绘的禅宗圆相,这种艺术风格的捕捉和延伸,是一个社会的精神和个人性格的缩影。

在古代中国,刺青艺术被称作“涅”,意思是“染黑色”。“刺青、文身、镂身、扎青、点青、雕青”是在不同历史时期使用的用来描述这种人体染色艺术的术语。

刺青

到底是谁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刺青之父”?最早的刺青记录分别出现在阿尔卑斯山和南美洲。据Temper的非官方考证,以放射性碳年代测定,从阿尔卑斯山的冰川底挖掘出来的冰冻史前人,又称作提洛尔冰人奥茨Tyrolean Iceman Ötzi,最终赢得了“刺青之父”这个荣誉头衔。据专家考证,奥茨生活在纹身机器尚未被发明的久远的青铜时代,从奥茨的膝盖、脚踝和腹部一共可以找到61处刺青。

根据韦氏词典的释义,“刺青(tattoo)” 这个词来源于波利尼西亚语的“tatau”一词,“tatau”的意思是“书写”。十八世纪末英国探险家詹姆斯·库克船长从波利尼西亚归来后,才将这个术语引进了欧洲。

与此同时在中国,有关人体艺术的相关术语早已出现。

刺青与守护

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被称为是“中国刺青第一人”Tattoo Man Liu Ming ,刘明就是这样凭借着他满身的刺青出了名,见参考图片。现在就让我们回顾一下有关刺青的历史…

在古代中国,刺青艺术被称作“涅”,意思是“染黑色”。“刺青、文身、镂身、扎青、点青、雕青”是在不同历史时期使用的用来描述这种人体染色艺术的术语。

《礼记·王制》中记载着有关中国刺青的最早记录,除了东部的夷人,南部的蛮人,从一些历史遗留的资料看,居住在南方(现江苏省)的吴人都有着刺青的传统。生活在周朝末期到五代十国(907年-960年)的周太祖郭威,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位“刺青皇帝”。南宋(1127年-1279年)名将岳飞背上的刺字“精忠报国”,就是岳飞为国效力尽忠的誓言。

刺青与守护,总是共同存在并相互呼应。

追溯历史,我们来聊聊几个有关刺青的传统:

  • 公元前200年的百越族渔民,现中国南部和越南北部,在其身体上刺青来保护自己免受海兽的侵扰。
  • 出身福建的闽越人,在其全身纹上蛇的图案,一方面反映他们对蛇的图腾崇拜,一方面驱走不详之物。
  • 台湾的泰雅族和赛夏族长期以来延续着纹面的传统,而排湾族则传承着他们历史悠久的手部刺青艺术。到目前为止,许多中国和台湾的少数民族,例如壮族、傣族(百越的后裔)、独龙族、黎族,仍然沿袭着他们古老的身体纹绣艺术。独龙族的女孩到十二或十三岁的时候,作为成人的标志,长辈会在她们的脸上用竹针刺上图案,有人说这种习俗背后的原因是为了削减她们的女性吸引力,使她们不会被捉去做奴隶或是被侵犯。如今,纹面的习俗已经慢慢褪去,带有面部刺青的独龙族女性只剩下不到三十人,出生于1957年的董春莲是独龙族里最年轻的纹面女。

正如古老的傣族谚语所说:腿上有纹身的男人才能被称为男人。

随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人体艺术被指责为不道德的艺术行为。

是耻辱还是荣耀?

不论是带刺青的皇帝将军还是历史习俗,随着儒家思想的兴起,带有永久印记的身体已不再是让人引以为傲的事,带有纹身的人被冠上了野蛮和忘恩负义的恶名。百越族人被汉代(公元前206年-公元221年)作家贬低为居住在原始简陋环境里,缺乏基本生存技术的野蛮人。

十三部儒家必读经典之中的《孝经》里,孔子曾明确地写道:“人之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在孔子看来,孝道是衡量社会文明的必要准则。正因如此,身体刺青从一种带守护意义的艺术表现突然间变成了一种难以抹去的玷污身体的印记。

从十八世纪起,中国朝代迅速更迭,中国刺青艺术却越来越多地与暗中行动的违法帮派联系在一起。例如,香港的秘密帮会三合会的成员会在其左手臂上纹龙或是右手臂上纹虎,来表示他们对三合会的尊敬(“三合会”中的“三合”指的是天、地、人三者相和)。

随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人体艺术被指责为不道德的艺术行为。半个世纪后,随着时尚界新中国制造的兴起,纹身艺术再度受到了关注。

执法人员与纹身

说过了纹身的历史,我们来看看现今纹身艺术的发展情况。虽然,中国纹身爱好者的数量日渐上升,中国纹身店的数量也开始增多,但是,中国的执法工作人员是绝对不允许有纹身的。事实上,在中国的就业市场上,人们对有纹身的应聘者仍是存有偏见的。当北京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那些身体可见部位有纹身的人是禁止加入城市欢迎委员会的。

与此同时,纹身艺术却在中国年轻一代中盛行起来,他们通过在身体上纹英文或是现代艺术风格图案来表达个性。根据海报时尚网发出的有关身体艺术的调查统计,有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在调查中展示了自己的纹身,其中有16%的人拥有不止一个纹身。中国“First Lady of Tattoos”卓丹婷的纹身店坐落于上海,她的纹身店在中国顾客中日渐增大的影响力正见证了这一趋势。与卓丹婷相似,一些在中国大城市开店的纹身艺术家,他们的收入可以高达每小时120美元。

曾经被视为玷污名誉的纹身,在今天已经完全不同了。

 

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辉煌,新中国制造的兴盛,现在到来的是北京一年一度的纹身大会。从皇帝到将军到现代艺术先锋,中国纹身艺术的发展未艾方兴。

 

 

 

 

 

 

 

 

 

作者:Minyoung Lee
引文及编辑:Elsbeth van Paridon
中文翻译: :李丹 (Kitayama Studio)
图片版权:The Odd Stuff Magazine, Shanghai Tattoo

 

 

版权所有:@Temper Magazine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