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男装 社会 女装

特写:帅气女孩和漂亮男孩

这已不再是我们认识的世界了。亚洲流行音乐传达出的性别模糊现象,实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卓越的美和魅力;而且一个人不能被束缚在纯粹的性别分类的条条框框里。

柏拉图曾经写到,希腊神话中,众神之母瑞亚创造了三类人:男性、女性和性别混合型的人。由于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超级强壮,第三类超常人曾经一度试图将诸神驱逐出奥林匹克山,神话中就是这么讲的。当话题转到现代中国的统治诸神,我们会发现许多创作流行音乐的可爱男孩和女孩在引领着超级明星的风潮。《Temper》的专家李旻渶(Minyoung Lee)发稿对韩国流行音乐界和中国流行音乐界的着装风格进行对比,通篇重点讲了中性的魅力——我们《Temper》也一样。

在萨满文化中,萨满人穿着异性的服装来吸收超自然的神力。

韩国流行音乐男子组合Block B的Zico(截图来自韩国节目“Show! Music Core”)

“有人知道这张照片里Zico用的是哪款唇膏吗?”这就是当Zico在韩国收视率很高的一档音乐节目“Show! Music Core”中以新主持人身份现身后,韩国网民热议的话题之一。没过多久,这个唇膏色号就成了家庭主妇们的五十度灰,并且在全国范围内脱销,一位著名的YouTube美妆博主甚至上传了一个全套的Zico同款化妆教程。顺便说一下,Zico是韩国流行音乐男子组合Block B的成员。

与此同时,在中国,一个全部由女子成员组成的男子组合FFC-Acrush,于2017年初首次亮相。“A”代表阿多尼斯(Adonis),一个希腊神话中的男性神,永恒的青春、美丽和生育的化身。这五位女性新秀不把他们称为女性或者男性,更不用说要这么去定义自己了,但他们更愿意被称作美少年,即“长得好看的小鲜肉”。那么是什么造就了当下这些神秘又美味的鲜肉们,又是什么使他们性别混合的外表一点点地影响到从首尔到上海甚至更大范围的时尚趋势?《Temper》将为你一探究竟。

中国流行音乐组合FFC-Acrush。图片来源自FFC-Acrush官方微博。

中性之插曲

柏拉图曾经写到,希腊神话中,众神之母瑞亚创造了三类人:男性、女性和性别混合型的人。由于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超级强壮,第三类超常人曾经一度试图将诸神驱逐出奥林匹克山,神话中就是这么讲的。在萨满教文化中,萨满人穿着异性的服装,来吸收超自然的神力,这些元素也是能够在古希腊发现的。萨满人相信他们的神兼具两种性别,或者至少,有能力超越“性别”的限定。在这种风尚里,比如中性这个概念,就涵盖了对神性尽善尽美的理想追求。

性别混合的概念也见于文学作品中。威廉·莎士比亚的作品《暴风雨》中,艾瑞尔这个角色,尽管在剧本中使用了男性代词,但其实指的是一个中性个体。当作品被搬上现实舞台时,这个角色自17世纪中叶至1930年,都是由女性来扮演的。自1930年以来,男性和女性都扮演过这个角色。听着超级酷炫。

在另一个更为灵性的层面,“阴与阳”的道家原则强调了对立力量的互补性。它描述的是那些看起来极性相反的基本要素,其实只是一些知觉的概念,它们不可分割并且相互关联。这里最好的例子是暗明、冷热、老幼和雌雄。有关宗教就到此为止,我们还是回到正题流行文化上来。

“性别”的概念是一种社会学的概念,所以在表达自己的社会性别时,人们就没有必要以符合自己生理性别的方式来着装。

和谐的混合

前文提到的Block B组合和FFC-Acrush组合显然都属于中性风格。中性(androgynous)这个词本身被认为起源于希腊语“Androgynos”,意思是“兼具男性和女性的特征”。这不只是关于模仿对立的性别,而它暗指兼具男性与女性的特征,并以优美的方式混合这些特征——时髦地跟上我们如今的音乐主题。继而,想要认定一个人的真实性别开始变得更加困难了。在韩国和中国的流行音乐领域,不乏中性风格的明星。然而,当这个理念用在西方明星身上时,我们能列举出的这类典型却寥寥无几······除了大卫·鲍勃,那位永恒的经典。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性外表的核心概念建立在传统的性别二分法之上。男性从女性身上借鉴了苗条的曲线和身段,突出柔软温和的色彩,而且配饰方面也会大肆使用刺绣、花边和其他褶边细节。反过来,女性会抽象地采用在男装中讲究的笔直线条和冷色调,或者有时干脆穿上男装。“性别”的概念是一种社会学的概念,所以在表达自己的社会性别时,人们就没有必要以符合自己生理性别的方式来着装。

权志龙超过两百个款式的发型库中,包括不对称的、像海藻一样的头发,齐腰的梦露式金发以及浅粉色的卷发。

权志龙亮相2012年巴黎时装周
图片来源:Thom Browne

帅气女孩和漂亮男孩

这已不再是我们认识的世界了。亚洲流行音乐传达出的性别模糊现象,实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卓越的美和魅力;而且一个人不能被束缚在纯粹的性别分类的条条框框里。像“帅气女孩”或是“漂亮男孩”这样的说法,如今已经成为赞美之词的新范畴。例如在韩国流行音乐领域,如今追求传统女性特征的男孩人数在不断增加,远超追求男性化的女孩。而且,他们把这个现象提升到了全新的高度。以韩国流行音乐男子团体SHINee为例,他们在几年前的一次采访中说,他们在下午6点以后不吃任何东西,就是为了保持苗条的身材。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读者朋友。这些迷人的男性模特不仅选择了标准的大眼睛、双眼皮、浅肤色和瘦削的骨架,通常,男偶像们也都热衷于用多种不同的化妆刷涂抹颧骨,把自己打扮得像女性一样精致而令人倾倒。

后者的一个例子就是韩国流行音乐偶像权志龙,他的明星风格实验非常成功,而且影响深远。这位特别的艺术家是一名引人瞩目的时尚偶像,他也是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和杰里米·斯科特(Jeremy Scott)的好朋友,是全球时装周前排的常客。权志龙超过两百个款式的发型库中,包括不对称的、像海藻一样的头发,齐腰的梦露式金发以及浅粉色的卷发。当他想传达一种模糊的线条感时,他真的会创造一种男女装混合的服饰。在韩国,权志龙是第一个敢在“真实的”日常生活中穿着“真的”裙子出门逛街的男偶像。

在那些大声宣布喜欢中性或所谓的“女性暗恋(girl crush)”风格的女孩中,迄今为止,刘逸云一直是这个领域唯一的标志性人物。不论是穿传统韩服,还是搞比波普爵士乐,她都是如此。

刘逸云亮相2017年《明星伙伴》首映礼。

达到卓越

关于风格。当越来越多的男孩加入到阴柔的风格行列中,加入到阳刚风格的流量似乎停滞了。韩国流行音乐女子组合f(x)的刘逸云一直是中性风女孩着装的典范。(小细节:刘逸云的父母是台湾人)。当f(x)第一次出现在现场的时候,人们都彻底惊呆了,一切是那么的浑然天成,他们很难指出刘逸云的性别。“从哪儿能看出不是男孩而是女孩?”或是相反的提问,这样的问题立刻就出现了。热烈的性别辩论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2010年的《NU Abo》视频中,这个特别的假小子看起来就像一个朋克男孩,留着精灵头,运动鞋搭配蓝色外套,而她组合里的其他成员则留着长发,穿着高跟鞋。刘逸云使人们就像炸开的马蜂窝一样,四下议论,流言四起。

在那些大声宣布喜欢中性或所谓的“女性暗恋(girl crush)”风格的女孩中,迄今为止,刘逸云一直是这个领域唯一的标志性人物。她始终保持着一种统一的外表,这体现在包括短头发、篮球服式样的超大T恤(从来没有束起过腰线)以及运动鞋上。即使是在“韩服”(韩国传统服装)风格的拍摄中,也就是每个非凡的流行音乐组合在庆祝韩国传统节日的时候都要做的事情,刘逸云也会穿上男式服装。

李宇春。
图片来源:腾讯娱乐。

我们从韩国转移到中国。李宇春,也是就我们所熟知的Chris 李,是中国流行音乐领域里中性风格最具代表的人物。里卡多·提西(Riccardo Tisci)在接受凤凰音乐采访时曾形容她是“最具革命性的中国缪斯”。李宇春并没有走普通女明星的路线,而且,有传言称,FFC-Acrush就是学会并复制了李宇春性别淡化风格的宝典。

另外一些名人,如Ella(陈嘉桦)和王菲也经常被认为是中性风格的明星。他们有假小子、男孩子气的性格,这经常会给他们“酷酷的”风格增色不少。与韩国的情况截然不同的是,在中国流行歌星中很难找到男中性的代表,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从西方的角度来说可以归类为中性。然而,一般来说,中国流行歌手表现出的是风度翩翩——除非他们想要采用韩国流行音乐的风格。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有一个例外,TFBOYS(也就是拼搏男孩),是最受年轻人欢迎的中国流行少年组合之一。穿着干净利落的俗套正装、留着干净的发型,这些男孩是中性风格流行明星的标杆。顺便提一件文不对题的事,自2013年成立以来,这个组合的音乐风格已经演变出一些支持民族主义的主题,例如《加油!AMIGO》这首歌传达的信息是团队合作和服务集体——你好啊,共产主义价值观!且说不论真假,毛泽东同款西服也曾是中性制服风格。中性风格旧时就有,这是对时尚软实力的颂歌。

时尚总是能反映出社会的时代和环境。同时,时尚总是展示着人们的理想、希望和梦想。一个人的中性倾向肯定与传统价值观毫无关系,因为就在十年前,中性风格在很大程度上更像是一种禁忌,而不是一种时尚选择。考虑到这10年的变化,韩国和中国的中性时尚潮流,明显地给时尚杂志封面带来了一种新的美的标准。

美丽生命的新生状态是超越界限和开阔思想的——时尚也是如此。就像古希腊时期一样,雌雄同体能代表绝对完美,在我们21世纪数字时代,中韩流行音乐名人也许正通过其性别易变性来揭示社会进化的卓越程度。在真实的社会核心时尚潮流中,他们摇摇晃晃地跨越了传统的界限,为那些年轻的梦想家扫清道路,或者为那些苦苦挣扎着去接受自己天生性别的人减少了更多的痛苦。毕竟,我们都必须承认…社会化的划分从来没有乐趣可言。

 

 

 

 

 

 

 

 

 

 

 

 

 

 

撰稿人:Temper Magazine的Minyoung Lee
编辑:Temper Magazine的Elsbeth van Paridon
图片来源:李宇春。腾讯娱乐。
中文翻译:东方
版权所有:@Temper Magazine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