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题

The Either: 未来简约主义!

现在是Temper流行时间!让我们跟随Temper走进VH1流行音乐的背后,相约融合风格与时尚的纽约非主流乐队The Either

随着时尚到来的是音乐,反之亦然。主流或非主流,在纽约成立的The Either乐队,以其独特的未来、简约主义作曲风格,混合独立电子、电子摇滚、前卫金属和梦幻流行的音乐风格,削弱民族界限,挑战传统审美。Temper将跟踪采访The Either乐队的主唱宗立(Zong Li)。

用Temper的话说,以“最佳搭档”来形容The Either乐队主唱宗立(Zong Li)与All Comes From Nothing品牌创始人徐一卫(Eva Xu)的合作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在过去的三场ACFN的时装秀中,可以说宗立就是徐一卫的时尚交响乐的总指挥,他们的音乐与时装共同见证了极简主义的风格之美。让我们跟随Temper走进VH1流行音乐。现在是Temper流行时间!

根据牛津字典的释义:未来主义是1909年在意大利兴起的一场艺术运动,通过反传统的艺术形式,体现现代科技的活力和动感。

Temper杂志的热门话题专栏从全球的视角捕捉中国时尚界的风云变化,关注时尚前沿动态,以独特的视角展现中国时尚的惊奇与震撼。

挖掘深藏在表面下的事物真谛是Temper杂志的传统,那么,使一个时尚品牌丰富圆满的最终要素是什么?问题的答案不言自明:是音乐。

融合

让我们在这里放松一下,话题可能有些老,你可以继续读下去,或者把它省略掉。时尚与音乐的融合是一种独特的、可互相感知的艺术创作。在流行文化中,最有感召力的视觉效果总是由互补要素的强强联手创造出来的。大卫·鲍伊(David Bowie),麦当娜(Madonna),New Romantics,Harlem Renaissance等那些卓越的、令人难忘的创作,通过演出或音乐电视,或通过与时尚品牌合作的形式,在流行文化中留下了永恒印记。

根据服装和时尚百科全书the Encyclopedia of Clothing and Fashion,时尚与其他领域的合作通常有三种形式。一种是时装设计师为娱乐明星设计适合在特定场合穿着的服饰,另一种是年轻人通过自己的穿着来表达自己的风格,还有一种是基于音乐流行主题的时尚创作。The Either与ACFN的合作占据了其中的两点。

The Either

Temper: 有关The Either核心的提问!

:“我出生在中国,确切地说我是上海人,所以我既有代表中国的一面,也有国际化的一面。在我的音乐中,我融合西方音乐与中国音乐的基本要素。我们三个人第一次聚在一起的时候,我说:‘让我们来做一些别人从来没有看过和听过的音乐!’ 沈嘉琚(琵琶)和王阳(二胡)是中国传统乐器的演奏家,但是他们的音乐中却有着21世纪甚至22世纪的未来音乐的感觉!我们都是80后,从内在核心到外表风格,我们正在创建一个多元融合的未来。未来主义是当下最受瞩目的!”

我们想要以最纯粹、最直接的方式挑战传统:用中国的传统乐器来演奏现代流行音乐。通过我们的音乐来讲述未来。点击以下链接进入The Either未发布的音乐剪辑.

The Either, Body Free,音频来源:The Either YouTube Channel

有些人,像我的父母会问我们:‘你们的风格是什么?定义它!摇滚,电子,世界音乐…?’ 我猜想很多人会视我们的音乐是‘外来的’,但其实这并不是我们想要表达的。我们想从音乐的内部来挑战传统,例如从音乐的本质和声音入手。”

The Either的主唱宗立说道:“我们仍然会使用源自亚洲传统’韵味’的音乐元素”,但经过技术上的处理,一些声音听起来会带给人一种’未来’的感觉。”

Temper: 有关混合假设的提问!

:“我们三个都是在大城市长大的。我们现在在试着去想象未来是什么样子的,这不是像科幻片里的那种未来,而是从全球化的角度来看。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西方和东方已经不再有明确的界线;未来是全人类的。我们以音乐作为媒介来分享我们的文化并以音乐来融合不同的文化。不仅在时尚界,在饮食界,电影界,甚至是日常生活中,无论你走到哪里,总是能发现很多亚洲元素。时间正在慢慢创造一种全新的局面!

我们仍然会使用源自亚洲传统’韵味’的音乐元素,但经过技术上的处理,一些声音听起来会带给人一种’未来’的感觉。例如,京剧和中国老电影里的尖锐的高音为例,我会用我的键盘从低音直接跳到那个尖锐的女高音。(如此一来,传统意义上的“性别”概念也变成一个混合复杂的概念。)我们想去深度挖掘音乐的精髓本质,将其最小化或最大化,然后加以’混合’。”

The Either演奏Adele,音频来源:The Either YouTube Channel

Temper: 有关无界限的提问!

:“你可以来混合任何东西,然后创造出不属于’西方’、’亚洲’、’欧洲’、或’美国’,但只属于’全人类’的音乐。以我们的琵琶手为例,她能用琵琶来演奏吉他摇滚风格音乐;我们的二胡演奏家能用他的二胡来模拟大提琴的声音,这种音乐带有一种很强的基调。人们对音乐,人性,艺术,和这个世界的品味和期待正在变化和发展,真的没有必要去墨守成规。

我们的乐队是在纽约而不是在北京或上海成立的,对于我,或我们来说没有很多的限制是我们的优势。亚洲,尤其是中国,受政治或传统的影响仍然有很多限制,中国至今还是一个相对保守的社会。上海,从表面上看好像比东京或是纽约还要现代,但现代化只是一个表面现象。人们还很浮躁,事情发展转瞬即逝;大家没有时间去深度思考。这就是局限。

White date space@纽约时装技术学院

纽约有很多移民;美国也有很多的移民。至少对于我来说,在世界上纽约是唯一的一座城市,在这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人们互相接受认可。只要你能带来富有创意性的新东西,纽约对于你来说就是没有界限的。”

我们要来延续这种无界限的极简主义风格。从由ACFN设计的The Either乐队的服装到“Body Free”的唱片封面,我们的眼球总会被那纯净的空白空间所吸引。于是,我们再一次被中国的传统所萦绕。在中国传统水墨画中,有一种叫留白的技法,通过留白来引发无限联想。事物从来就不是被严格定义的,它们总是非此即彼的。

 

 

 

 

 

 

 

 

 

 

 

更多了解The Either, Instagram: @the_either_band,官网the official website
图片提供:The Either
部分照片提供:Elsbeth van Paridon for Temper Magazine
中文翻译:  李丹 (Kitayama Studio)
版权所有@Temper Magazine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