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女装

特写:中国女性,剩女?女强人?

世界中很多最成功、最具备创业精神的年轻女性都来自于中国。然而,当这些女强人到了27岁这个好像受到了诅咒的年龄之后,这些成功的中国女性立刻成为了整个社会攻击的对象。Jessica Laiter将为大家深度解析这引人深思的中国剩女现象。

世界女权主义的兴起已经成为了人们经常谈论的话题。那么,在中国情况是怎样的呢?中国的女人们还是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在厨房里,切菜做饭时刻忙碌着吗?

1914年,可可·香奈儿通过女性西装的设计解放了女人的双腿,女性西装的出现象征着现代女性在社会和商界中得到了解放。

“厨房是女人的天地”,这是西方保守的旧意识。如今,美国女性所展现出来的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可是当代的中国女性又是怎样的呢?
世界女权主义的兴起成为了人们经常谈论的话题,也引发了不少的争论。让场景再真实一点,晚餐时,三杯马尔贝克葡萄酒下肚后,人们便开始就社会、职场、家庭的性别问题展开激烈地讨论。在西方,性别问题已经成为近几十年来的热门话题之一,不对,应该是几个世纪!有趣的是,有时候性别问题会通过不同的时尚流行元素反映出来,例如,垫肩的兴起,吸烟裤逆袭以及乐福鞋的流行。

Et Dieu… créa la femme Chinoise。版权所有:@News.au

让我们将目光转移到女权主义刚兴起不久的中国。信不信由你,2017年在中国白手起家的女性百万富翁是全世界最多的。在中国这样一个财富竞争激烈,重男轻女的社会里,却孕育了很多世界上最成功的、最具备创业精神的女性们。中国有句俗话说:“结婚下雨,进门的新娘子厉害”。你能想象这个国家如果没有那些年的计划生育,现在会是怎样的吗?反正我是无法想象。这些受过高等教育、聪慧、见多识广、充满斗志并且富有的中国女性,她们当中的很多人仍是单身,这是怎么回事?再者,为什么单身女性在中国会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让我来深入研究一下现代版的灰姑娘故事。

全能与平庸

尽管面临来自家庭和朋友有关结婚和生育的多方面压力,这些新生代女强人并不会为了一枚婚戒就去随便嫁一个平庸的丈夫。她们在寻找的“候选人”要英俊、成功、有上进心,并跟她们一样渴望成功。为什么要找到这样的一个男人就那么难呢?(这个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如今,女人在财富和地位上正在赶超男人,因此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男人就难上加难了。我给女孩们提个醒:把你的聪明才智留给自己!

女权主义的影响遍及全球,职场女性的人数正在增加,同时她们对生活品质的期望值也在升高。成功的背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牺牲,当女性花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上的时候,她们花在家庭上的时间就会减少。可是,现实证明这个逻辑推论是错误的。虽然传统思想总是认为女人的天地只有厨房,但真相是,女人是天生的全能,她们能统筹内外,同时兼顾工作和家庭。

“Single women dressed in wedding gowns walk at the Wanda Square before Singles’ Day in Chongqing, China, 9 November 2014.”

中国的剩女

三十岁是新的二十岁的开始,四十岁是新的三十岁的开始(由于西方人结婚年龄延后,即使实际年龄步入三十岁,思想上还保持着二十岁的感觉)。然而,中国女性如果到了27岁还单身未婚的话,就会被认为是“剩女”或“人老珠黄”。不光如此,尤其当周围的人把你看成是一个以工作为生活重心的“老处女”时,这是多么的伤人啊。再回头看看那些成天坐在那儿吞云吐雾、无所事事的男人们,他们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以前中国政府的独生子女政策造成了如今巨大的性别数量差距,现在中国男性至少比女性多出了2000万人。这种差距最终导致了婚姻市场上男性数量的过剩,于是女性利用这一优势来推迟她们的结婚年龄。任何人都渴望关爱,结婚晚并不意味着这些女性不需要陪伴。越来越多的现代中国女性并没有把个人问题正式提上日程,她们朝九晚五的工作,想要的是自力更生,经济上不依赖男性。

约炮神器

平心而论,我们不能把所有的这些中国社会苦难都归结到男人身上。事情都有两面性。男性经济上的困难和来自女方家庭的压力,比如依据传统男方要提供住房,使结婚变得更加复杂。如今,男性在工作中发展的速度较慢,而生活成本却在飞升,于是当想到结婚,男人们就变得不那么自信了。在西方国家,年轻人交友都是在酒吧里,但是在中国,年轻职业人士工作时间超长,基本上是没什么时间去酒吧的,在中国的酒吧里看到的总是那些已婚人士或是来谈生意的人。

跟其他国家的人们比起来,无论是传统的还是在线约会的方法对中国的千禧一代来说都不太好用。中国只有一个约会应用叫“探探”,即中国的Tinder。于是,在没有家人的帮助介绍下想要认识什么人是基本不可能的。在中国的传统文化观念里,孝是至关重要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结婚生子是最不孝的。话题再回到女强人这一问题上,在中国社会,即使是在社会和经济繁荣的2010年代,一个未婚的女性往往被认为是“不完整的”。许多年轻的中国女性一直在被这个观念“折磨”着。有些父母不顾及孩子的感受,甚至口无遮拦地说出他们的女儿变成“剩女”的原因是因为她长得不好看。这是亲妈该说的话吗?

这个国家培育出了在学术上和职业上都出类拔萃的精英女性,然而同样是这个国家,保守意识观念却对这些女性进行了无情地人身攻击。

天空有限制吗?

毛泽东曾说过:“妇女撑起半边天”。我猜他所说的撑起,是家务而不是经济。全国妇女联合会在国际妇女节之后不久,在2011年3月发表了一篇题为“剩女不值得同情”的富有争议的文章,文章摘录如下:

“漂亮的女孩不需要接受很多教育就可以嫁入一个有钱有势的家庭。但这对于一个相貌平平或相貌丑陋的女孩来说就很困难了”。于是,“这些女孩希望通过进一步深造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悲剧的是,她们没有意识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的价值越来越低。因此,当她们获得硕士或博士学位的时候,她们已经人老珠黄了。”

竟然真会有人这么写。

这不是很讽刺吗…这个国家培育出了在学术上和职业上都出类拔萃的精英女性,然而同样是这个国家,保守的意识观念却对这些女性进行了无情地人身攻击。“剩女”现象使女性们相信,如果等得太久,再也没有人会愿意娶她们。事实上,中国政府通过给未婚女性贴上这些“剩女”和“人老珠黄”的标签,使她们感到愧疚,迫使她们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返回到传统的角色中。中国政府多年前颁布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了中国男性和女性数量的巨大差距,很显然,中国政府正在抓紧时间努力收拾残局。

女权主义鼓励女性将其魅力作为优秀和平等的象征,这种偏男性化的女装已经慢慢淡出了舞台。

20世纪80年代权力派的化身:《打工女郎》中的梅兰尼·格里菲斯。

二战和工作女孩

在二战中的美国,男人们都上前线打仗去了,美国的妇女们为了维持家庭生计,被迫放下家务进入了职场。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从员工、经理、首席运营官,到首席执行官,女性成为了美国企业界中最有价值的人力资源。这里的问题是,社会等级和传统观念能接受这种转变吗?

在20世纪80年代,职场女性套装迎来了巅峰期,这股风潮的标志性代表人物是梅兰尼·格里菲斯(Melanie Griffith)。西装最初只是给男人设计的,但在1914年,可可香奈儿对男士西装进行了改良从而创造了女性套装,解放了女人的双腿,女性套装的出现象征着现代女性在社会和商界中得到了解放。自那时起,其他设计师也相继推出了新设计,如马塞尔·罗切斯(Marcel Rochas)设计的宽肩夹克、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的宽松长裤套装,和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的女性职场套装。

然而,女人真的需要去刻意隐藏她们的曲线,一定要穿得像男人一样才能在职场上得到尊重吗?过去是这样,但今天女权主义鼓励女性将其魅力作为优秀和平等的象征,这种偏男性化的女装已经慢慢淡出了舞台。说真的,女人真的要去担心男人对她的铅笔裙和衬衫失去兴趣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样的男人也是绝对不值得考虑的。

不被社会定义束缚的女强人。版权所有:@The World Of Chinese

从穿到住

期待是毫无价值的。女人们追逐她们喜欢的个性风格,购买符合她们生活方式的住房。如果你看到一个女人穿上了男士风格的服装,不要觉得奇怪:这一切都是为了舒适。我们不再生活在一个只有男人才能享受的时代,这些自力更生的女人们也想玩得开心。

同样的想法也适用于中国的优秀女性。为什么她们要去承受传统观念的压力,为计划生育的负面影响背黑锅呢?这听起来像是一种过时的进步主义,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在美国,性别不平等仍然存在,例如有关同工同酬的问题,许多人会说美国是一个倒退而非进步的国家。但是西方女性不会过多关注男性看待自己的目光,她们以积极的形象提升自信,努力塑造女强人形象。相比之下,中国女性仍然在纠结自己的长相和年龄问题,在家长的压力下在当地婚恋市场发布交友档案,寻求着一丝希望。

在2016年《Vogue》杂志对中国剩女的采访中,一位女士表示,“中国社会总让你觉得你的生活是不完整的,原因是有些事你还没有做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人生规划就是从学校毕业,找到一份好工作,攒钱,买房,结婚生子。所以,如果你不这样走,那么你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

2016年的SK-II的一个广告活动,鼓励女性即使在没有男性陪伴的情况下也要快乐。SK-II品牌作为一个强有力的平台,强调男人不是必需品,完美也是不存在的(但是还是可以涂一点护肤霜来改善肌肤)。中国新时代的女性正在摆脱传统的束缚,为成功而装扮自己,时刻准备迎接挑战。

那些在职场上取得傲人业绩的中国女性,像Angelica Cheung(Vogue中国主编)、Su Mang(哈珀斯集市中国首席执行官和时尚传媒集团总编辑)、Jennifer Woo(首席执行官Lane Crawford乔伊斯组)等,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学术上、专业上、还是在个人风格上,她们比职场的男同事都更胜一筹。可是最终衡量成功的标准还是会落到她们嫁了什么样的男人,有多少孩子,是否贤惠。为什么这个社会就不能公平地看待中国的女性们呢?

这个世界为女性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震惊是因为女性的力量总是被低估。在文章的最后,我想问的是:到底是谁在主导这个世界?是的,答案大家都知道。

 

 

 

 

 

 

作者:Jessica Laiter
引文及编辑:Elsbeth van Paridon
中文翻译: :李丹 (Kitayama Studio)
图片版权:@Imke Walenberg, Stijlmeisje
 版权所有:@Temper Magazine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女权主义的兴起引来了话题性,也带来了争论。只要你愿意,当代的男女可以一起坐在家中的餐桌边,让场景再真实一点,来上三杯马尔贝克葡萄酒,话题围绕着他们在家庭、工作场所和社会中出行的性别矛盾而展开。这个话题已经成为近几十年来西方话语的一部分,不对,应该是几个世纪。有时候以创造性的方式来揭示它的本质。肩垫风潮,吸烟裤逆袭以及乐福鞋的流行。

 

上帝创造的中国女人。

版权所有:@News.au

快速将目光转移到如今的太平洋,那里踩着一只中国女性的高跟鞋,她刚刚开始为自己争取权益。信不信由你,在2017年,中国白手起家的女性百万富翁是全世界最多的。正如艾拉妮丝·莫莉赛特(Alanis Morissette)曾经说过的:“这不是很讽刺吗?”这句话几乎让人感觉像是“你婚礼那天下雨了”。在中国,不仅是多年来让人窒息的财富竞争,而且鼓励男性而非女性的诞生。然而现在它却成为了一些世界上最成功的、最具备创业精神女性的大本营。你能想象这个国家如果放弃了那些年的计划生育,现在会是怎样的境况吗?我无法想象。这些女性受过教育、聪明、见多识广、充满斗志并且富有,但她们中的很多人依旧单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者说,这究竟有什么问题?
让我来深入研究一下现代版灰姑娘的传奇故事。
平庸和多面手
尽管受到来自家庭和朋友的婚姻与生育压力的影响,这些新势力的女性并不会为了带上戒指而找一个平庸的丈夫。他们正在寻找“候选人”,这些人需要英俊、成功、有上进心,能够跟得上她们对成功的渴望。为什么要找到这样一个人太难了?(无论在哪儿都有的问题,但肯定不是此刻此地。)女人在财富和地位上超过男人——插入讽刺的傻笑——因此发现更难以确定合适的人。给我的女孩们提个醒:把你的智慧留给自己!
女权主义者已经走向全球,这意味着工作场所的妇女人数增加,她们对生活品质的期望值也在增加。当然,每一个成就都有其不足之处,因此,女性花更多的时间在工作场所,自然就花比较少的时间在家照顾她们的家庭。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个逻辑推论似乎并不成立。事情的真相是,女人是天生的多面手,可以处理两个领域的事物管理,但传统思想总认为女人属于厨房,也只属于厨房。好吧,也许还要算上客厅。
中国创造的剩女
三十是新的二十,四十是新的三十,但中国女性刚刚步入27岁而且还单身的话,就会被认为是“剩女”或“人老珠黄”。事实上,这种头衔是令人反感的,伴随着社会压力这些女性被描述成为了“老处女”。当下没有安定下来是因为你选择了把重点放在了职业生涯,并为之付出努力。再看看那些坐在那里吞云吐雾、随地吐痰的男士,我想,他们的羞耻感在哪里?
直面问题。由于中国政府此前实施的独生子女政策,现在中国男孩至少比女孩多出了2000万人,这造成了巨大的性别差异。从那以后,这种性别差距导致了婚姻市场的差距,女性利用这一点来获得优势,因为她们知道,男人的富足意味着她们可以更长久地推迟结婚。即便如此,每个人都爱着某个人,而事实上,人们在以后的生活中选择婚姻,并不意味着他们想要或需要一点陪伴的感觉。越来越多的现代中国女性只是简单地把它放在一边,朝九晚五的工作,她们自自力更生,并不需要男性的支持。
关于探探,导火索和痛苦
平心而论,我们不能把所有这些中国社会的苦难都归结到男人身上。这是一把双刃剑。经济上的苦难和为女性提供物质的压力交织在一起,比如在婚前传统的买房,使事情变得复杂。如今的男性在工作中发展的速度较慢,而生活成本在上升,他们对婚姻前景的安全感降低了。此外,年轻的专业人士工作时间很长,与西方国家不同,在酒吧里打别人是不那么受欢迎的。人群由情侣和商业团体组成,而不是单身人士。
传统的或是在线约会方法对中国的千禧一代来说并不像对其他国家的人们那样容易,只有一个约会应用被称为“探探”,即中国的Tinder。把事情总结起来,在没有大家族的帮助下,你找到一个你可以联系的人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在中国文化中,孝顺是至关重要的,而不结婚则是不孝顺的最大标志。再回到我们的女强人,我们必须补充一点,在中国社会,即使是在社会和经济繁荣的2010年代,一个未婚女性往往被认为是“不完整的”。不出所料,许多年轻的中国女孩在心理上被这个理论“折磨”。许多父母倾向于口无遮拦,甚至不惜牺牲孩子的感情,宣称他们的女儿之所以被“剩下”是因为容貌的原因。这可是最亲的妈妈啊,也是没谁了。
还是这个国家,把这些学术上和职业上有天赋的女性打扮得花枝招展,并推向极致,这是这个国家给她们迎头一棒。
天空有限制吗?
“妇女撑起半边天,”毛泽东曾这么说,我猜他所说的撑起,是水桶而不是钱包。全国妇女联合会于2011三月发表了一篇有争议的文章,题为“剩女不值得同情”,就在国际妇女节之后不久。摘录如下:
“漂亮的女孩不需要接受很多教育,就可以嫁入一个有钱有势的家庭。”但相貌平平或相貌丑陋的女孩就会觉得很难,这些女孩希望通过进一步深造,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悲剧是,他们没有意识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的价值越来越低。因此,当他们获得硕士或博士学位的时候,他们已经老了——就像泛黄的珍珠一样。
没错,确实有人写了这个。
这并不是讽刺…还是这个国家,把这些学术上和职业上有天赋的女性打扮得花枝招展,并推向极致,这是这个国家给她们迎头一棒。事实上,中国政府制造了这些的“剩女”和“泛黄的珍珠”标签,作为一种增加负罪感的方式(甚至可以说是“欺负”),迫使女性离开工作岗位回到传统的角色中。故意吓唬女人,让她们相信,如果她们等得太久,再也没有人会愿意娶她们。独生子女政策给这个国家留下了巨大的性别差异,他们正在抓紧时间来收拾残局。
女权主义实际上已经溶解了这种类似“半神”的诱导,并鼓励女性将女性特质作为卓越和平等的象征。
20世纪80年代权力派的化身:《打工妹》中的梅兰尼·格里菲斯。
二战和工作女孩
在二战中,美国的妇女被迫放下那些锅铲,进入美国的公司,在那些男人在前线战斗的时候,在经济上支持他们的家庭。作为后来人,当今的主要女性——员工、经理、首席运营官和首席执行官——都是美国企业界的MVPs。问题是…社会的等级和传统方式能处理这种转变吗?
在20世纪80年代,女强人套装迎来了高峰,梅兰尼·格里菲斯成为职场女性的标志性先驱。他们最初是为男人设计服装的,但在1914年,它改变了一个小小的针脚和一个小小的人儿,你可能知道她……香奈儿,可可香奈儿。她彻底改变了现代女性的穿着,象征着她们在社会和企业界的解放。自那时起,其他设计师,如马塞尔·罗切斯(Marcel Rochas)、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和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在时尚界进一步阔步走了出来——马塞尔(Marcel)穿着宽肩套装夹克,洛朗(Laurent)穿着宽松的长裤套装和阿玛尼(Armani)的男装。
然而,女人真的需要像男人一样隐藏她们的曲线和穿着吗?过去是这样,但今天不再是这样了。女权主义实际上已经溶解了这种“半神”的魅力,并鼓励女性将女性特质作为卓越和平等的象征。我的意思是,如果男人对她的铅笔裙和衬衫失去了注意力,她是不是该担心了?话说回来,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适合胆小的人。
不被社会定义束缚的女强人。

版权所有:@The World Of Chinese

 

从肩垫到单身“垫”
期待是毫无价值的。女性正在投资她们喜欢的风格,购买那些能表达她们叛逆生活的房子。如果你看到一个女人穿上了男装风的衣服,不要欺骗自己:这都是为了舒适——免得你还得把注意力集中在由塑身裤转移到会议上来。我们不再生活在一个男人拥有所有乐趣的时代。女孩们只是想玩得开心,而这些女人正在自力更生。这是很好的。
同样的想法也适用于中国的优秀女性。为什么他们要忍受传统的压力,更不用说跑到社区的紧急避难所,为计划生育的负面影响背锅呢?听起来像是一种过时的进步主义——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在美国,不平等仍然存在,例如关于同工同酬的争论,许多人会用这个来定义美国是一个倒退而不是进步的国家。然而,西方女性的使命是逃避男性的目光,拥抱积极的身体形象,提升自信,开启女超人模式。中国女性在这同一时刻仍然在和缺乏吸引力,27岁的剩女等尴尬问题做着拉锯战,他们的亲戚坚持在当地婚恋市场发布交友档案,寻求着一丝希望。
在2016年《Vogue》杂志对中国剩女的采访中,一位女士表示,“社会让你觉得你的生活中缺少一些东西,只是因为你没有完成某些项目。”大多数人所做的就是去学校,找到一份好工作,攒钱,买房,结婚生子。这就是你的生活计划。所以,如果你不参与这个项目,那么就会遗漏一些东西。
有一些活动,比如2016年的SK-11广告,鼓励女性在没有男性陪伴的情况下保持快乐,用这个品牌作为一个强有力的平台,重申男人不是必需品。美丽也不是追求完美——尽管一点护肤霜不会伤害任何人。中国开拓性的女性正在斩断这种迷思,为成功而装扮,时刻准备迎接挑战,
尽管有取得令人难以置信成就的人物,如Angelica Cheung(Vogue中国主编)、Su Mang(哈珀斯集市中国首席执行官和时尚传媒集团总编辑)、Jennifer Woo(首席执行官Lane Crawford乔伊斯组),无论如何展望,他们似乎比他们的男同事,在学术和专业,更不用说风格,都更胜一筹。但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仍然是他们所发现的人的才干,像是拥有孩子的数量和她们如何会做饺子。她们怎么就不能拥有饺子并吃掉呢?
这个世界依旧为女性的成就感到震惊,但仅仅是因为她们的力量是无法估量的。在文章的最后,我只能说的是…到底是谁在经营世界?是的,就是这样。
作者:Jessica Laiter

 

引文及编辑:Elsbeth van Paridon
图片版权:@Imke Walenberg for Stijlmeisje

 

版权所有:@Temper Magazine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