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题 摄影师

魅力与反差:缅怀任航。梁晨宇为《第六声》报道.

梁晨宇在《第六声》发表的文章中写道:备受争议的已故著名摄影师任航的作品曾被时代杂志评为植物之美与牛奶般肢体的盛宴。梁晨宇为《第六声》报道.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白昼将近,暮年仍应燃烧咆哮;怒斥吧,怒斥光明的消逝。狄兰·托马斯

 

任航的兴趣在于拍摄人体——用他自己的话说裸体是人类最脆弱、最真实的状态”——赤裸可以揭露人们毫无防备的内心世界。

Temper杂志的热门话题专栏从全球的视角捕捉中国时尚界的风云变化,关注时尚前沿动态,以独特的视角展现中国时尚的惊奇与震撼。

无题,2014年,版权所有© Ren Hang

已故摄影师任航的作品将于今年秋季在上海Photofairs展出(97-10日,上海展览中心)。同时,任航在上海现代艺术基地的个展会一直持续到826日。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摄影师于今年二月初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任航清晰明亮的摄影风格却难以掩盖来访者的悲伤。展览用十九张赤裸的年轻人结合植物、动物、和自然风景的照片来悼念这位已故摄影师。梁晨宇为《第六声》报道。

人体一直是任航摄影的灵感来源,那些充满幻想的、情景交融的场景巧妙地营造了一个超现实的世界。

“他的摄影很忧郁,虽然画面看上去是很明亮的,这种反差也是任航摄影作品的魅力所在”,联合策展人张宇凌在《第六音》的采访中说道。“任航的作品都是关于年轻人的,他们的身体,美丽的男孩和女孩们,还有自然;但是照片实际上却给人一种很忧郁的感觉。”

无题,2015年,版权所有© Ren Hang

任航从2008年开始摄影,在大学的时候,比起市场营销,摄影才是任航的兴趣所在。他曾经说过,他只是在“拍摄自己看到的东西”,从同宿舍男生的裸体开始,人体一直是任航摄影的灵感来源,那些充满幻想的、情景交融的场景巧妙地营造了一个超现实的世界。

在网站中曾透露过自己患有长期的抑郁症,这位29岁的摄影师及诗人在2017年2月24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彻底把生活过成了一所医院,每天只是流连在各个不同的病房里”,任航在2016年9月写道,“外面的人进不来,自己也走不出去。”

无题,2014年,版权所有© Ren Hang

出生在吉林省长春市,任航在2007年开始为他的朋友们拍摄照片。在朋友的家或是野外,他的朋友们是他的主要拍摄对象。这位摄影师凭借独特的摄影风格很快就获得了国际上的认可,在20多个国家举办了24次个展。

任航的摄影作品以尺度大胆的软色情著称,尽管露骨怪异,但对于任航来说,性并不是他摄影的核心。相对来说,他对裸体更感兴趣——用他自己的话说“裸体是人类最脆弱、最真实的状态”——赤裸可以揭露人们毫无防备的内心世界。

张宇凌说:“身体和欲望是反映人们心里状态的主要表现形式,这与经过理性过滤的语言和行为极为不同。”

任航,2015年,C-print Edition of 10,版权所有© Ren Hang.

张宇凌第一次见到任航是在11月。随后她在北京金杜艺术中心策划了一场任航的个展,任航本人在1月中旬参加了展览的开幕。这两个人约好在年后小聚一下,但是这场聚会却再也没有发生,任航在那不久就离开人世了。

这场纪念个展复用了北京展览的标题,“无须之美”——古希腊美学崇尚未长出胡须的少年身体之美。据Tim Crowley所说,因为以前任航曾在雅典居住过两个月,他对张宇凌策划的这两场个展的题目都非常满意。他在希腊的摄影作品后来出版在一本名为《雅典之爱》的图书中——这本书是这名作品丰富的艺术家的17本出版物之一。

对于张宇凌来说,任航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摄影师,他的摄影方式就像他的想象力一样独特。“他的创作过程纯粹是自发的”,张宇凌说。例如,任航曾经告诉她,他以前拍的那张一个男生在浴缸里吃西瓜的照片,其实是因为在拍摄过程中正好有人拿了一个西瓜过来。

《第六声》的这篇关于任航以及他给人们留下的作品的采访经过编辑和剪辑.

策展人张宇凌说:北京是一个聚集人才的地方,在那里思想活跃的人总是对自己的日常羁绊感到不满。

第六声:任航从17岁开始便在北京居住。他因为自己作品的内容和性质曾多次被抓过。你觉得对于艺术家的发展,北京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

张宇凌:北京就艺术氛围来说还不错。我从来不认为零压力是适合艺术创作的,创作艺术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优秀的艺术往往是在压力之下创作出来的。可是,我们不可能因为要创作而特意去制造压力——这是一个不可逆的关系。

在某些方面,我认为北京是一个“压力锅”,虽然北京也有她自由的一面。北京是一个聚集人才的地方,在那里思想活跃的人总是对自己的日常羁绊感到不满。

任航为北京红工作室拍摄的时尚大片,2016年春夏,版权所有©Atelier Rouge Pékin

 

第六声:是什么使任航的人体摄影作品如此特别?

张宇凌:你一眼就可以识别出他的视觉语言。他用人体作为艺术的工具去组成几何图形。即使是性器官是照片的单纯组成部分,在一张照片中,四只手就只是直线,而青年男子的嘴是中间的圆形。

多重性是艺术史中十分强大、十分重要的概念。通常是在自然环境中,多重人物出现在不同的场景,如此创造出来的完全的几何图形在一个图案中重复出现。这是任航作品中一个很突出的特点。

第六声:他照片中的动物代表什么?

张宇凌:他借用鸟、鸽子、蜥蜴、蛇,和其他动物,让它们与人类的裸体接触。从我自己的观点来看,我一直觉得这种结合创造了一种可感知的性欲。

例如,将蛇放在人赤裸的身体上,这很危险,或是结合飞着的鸽子——所有的一切都在动,但是你却不能抓住它们。想到把鱼或章鱼直接放到人身体上有时让人觉得很恶心。但这对于我来说很刺激;让我只想打冷颤。我认为,利用动物制造的这种效果非常的性感。

阅读完整的未经剪辑的采访,请见第六声

 

 

 

 

 

 

 

 

这篇文章本来由梁晨宇撰写 (英语),钱京华编辑,于2017年发表于《第六声》,版权所有。
中文翻译:  李丹 (Kitayama Studio) ;  版权所有:@Temper Magazine 2017
附加编辑和引言部分:Elsbeth van Paridon for Temper Magazine
关于《第六声》:在标准普通话五声之外有着不为人知的《第六声》,《第六声》报道那些隐藏在繁华流行背后,发生在中国平常人中间的不寻常故事。通过关注热门话题,深入洞察,《第六声》从最密切的角度反映当今中国细微复杂的变化发展。
特色图片:无题,2013年,版权所有© Ren Hang
图片:版权所有 @Ren Hang
英语内容取材于梁晨宇为《第六声》2017年撰写的文章,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