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零距离观察报告:中国正在崛起的整形消费中坚力量

如今,中国一群大胆而美丽的年轻人渴望在直播平台中收获人气,他们选择了给面部做一些常规的“更新”动作,以求得更多的赞和关注。
Temper 杂志的撰稿人Jessica Laiter摒弃了流于表面的采访,而是深度探究其中本质和真实的一面。美貌就是资本,究竟为了美,这些孩子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呢?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对于医疗美容的追捧者人数一直在稳步增长,尤其是那些大胆而美丽的年轻人。他们渴望在直播平台中收获人气,他们选择了给面部做一些常规的“更新”动作,以求得更多的赞和关注。Temper 杂志的撰稿人Jessica Laiter摒弃了流于表面的采访,而是深入探究其本质和真实的一面。美貌就是资本,为了美,这些孩子究竟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呢?

直播平台在2016年创造了300亿人民币(折合约40亿美元)的市场,按照如今的态势发展下去,这个数字到2020年会是当下的三倍。

想在中国为自己创造一个长久的、奢华的生活吗?做直播平台吧!尽管在长久性上,直播平台基于当前尚未解决的大环境原因,并不能给予保证。但是在中国,做直播无疑是一条致富的捷径。这个特别的行业在2016年创造了300亿人民币(折合约40亿美金)的市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个数字到2020年还将增长两倍。中国最著名的网红之一,张大奕,2016年单枪匹马创造了4000万欧元的收入。相比较之下,中国最赚钱的女明星范冰冰,她在2016年的收入才不过1600万欧元。许多不稂不莠的网络主播却只能艰难前行,期待着某天能创造奇迹,一夜爆红,收获名声与财富。

那些大胆美丽的孩子们梦想着通过直播出名,尤其是依靠定期的“更新”(这一切和“升级”无关),来获得更多的赞和关注。实实在在的进账自然不在话下,自媒体明星每个月可以获得13000美元的收入。尽管他们的收入是光明正大的,但是对他们自身而言是不是对的、以及他们对于所传达的对美的价值观是不是正确,都还有待商榷。Temper的Jessica Laiter将为你揭露一个丑陋的真相。

 

不管我已经投入了多少,总感觉自己还能再多做一点点。就像每一支新出的睫毛膏,都会承诺将给我前所未有的卷翘一样。

对美貌的迷思使人失去了理性,对容貌寄予了完美的幻想,但现实往往不尽如人意。作为一名住在纽约的年轻女性,很多时候我的生活都像是一场艰苦的战争。我如同在攀登珠峰,但从来没有到达过峰顶。因为无论我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感觉还有那么点我可以做的事。多买一支唇膏,多添置一双运动鞋,再多买一支能让睫毛卷翘逆天的睫毛膏。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何时才能真正有满足感?杂志图片和新闻标题给全世界的女性灌输着这样的信息:她们需要什么,她们应该具备怎样的形象,以及什么是“真正的美”。

请允许我管这一切叫扯淡。

超级巨星Zhang Xiuxian在荷兰电视台谈论了他关于整形的“投资”。

辣妹饮食

正如你概念中的那样,上流生活的标准构成就应该包括香烟、健怡可乐和超多用来放东西的房间。美容行业从创立起,也有它自己的一套“美的标准”。标准美人长什么样?我来告诉你。在美国和欧洲,标准美人应该又高又瘦,腿要细长直,皮肤白皙有光泽,拥有丰盈的秀发,Kylie Jenner那样的嘴唇,芭比娃娃一样的蜂腰肥臀。随着全球化的发展,这些来自帝国主义的狭隘幻想,一步步影响着新兴发展国家女性的审美观。这就像一个魔咒:“别理他们对美的看法,他们是错的;照我们说的去做,看我们想让你看的。”

西方化的审美已经在中国渐渐展露头角,在中国,女性总是希望看起来符合主流。别误解我的意思,“美得符合标准”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先决条件。无论是姻缘、财富还是职业,面相都能有所预示。在我访问中国期间,我和一位著名的书法家共进晚餐,在推杯换盏和享用火锅之后,这位男士告诉我,我的面相特征注定了我找不到真爱,在事业上也不会取得成功。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鼻子的形状和我额头的大小。并且他对自己所说深信不疑。顺便说一下,哥们谢了,很欣赏你盲目的自信。

这些观察是基于中国传统的审美标准,而如今的挑剔眼光是针对那些不符合西方或者混血种族要求的人而存在的。种族的多样性应该带来美的多样性,多样的美不应该被从众的想法而扼杀。事实上,中国女性和欧洲或是美国女性长相不同,这应该是一件积极的事情。这些容貌上的特征是独特的,卓越的,应该被接纳的。然而,这种差异并不能靠一抹腮红或是一点口红就能解决,这需要整形手术。整容之风开始席卷中国,并渗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中国的整容人数仅次于美国和巴西,这个数字十分庞大,并且还在持续增长。事实上,做一些常规的整形手术,在中国是会得到家人和朋友的积极支持的。到2019年,这个行业的规模预计将达到8000亿人民币(1220亿美元),远高于2014年的4000亿人民币。对此,“疯狂”应该是最贴切的形容词。

用Zhang自己的话来说,他追求的是“漫画娃娃”的样子。

准备行动了?

显然,天然的中国女性在外表上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对她们来说,欧洲、美国、日本和韩国女性的形象才是理想的。她们通常青睐于双眼皮和更大尺寸的娃娃眼睛(而不是单眼皮,有点吊梢的样子)。她们的眼睛更大,鼻梁更精致,下颌线条更流畅。从本质上说,这和中国人所追求的好面相不谋而合。这可真是场悲剧。

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的整容行业迅速发展,并且收取高昂的费用。对于高收入人群来说,金钱并不是问题。整形手术是既定的,但许多人选择了无创口的“午餐式美容”:注射。那些负担不起整形费用的群体,则投向了地下整形的怀抱,将自己置身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在这些见不得光的诊所里,技术人员和医师一没有资质、二缺乏经验,按理来说,是没有权利给任何人动刀子的。

根据HSBC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市面上使用的透明质酸注射原料,只有百分之二十是通过监管机构批准的。六成都是用假冒或走私原料所制。在中国,大约有5万到10万不具备资质的美容院在进行整形美容服务。因此很多人不远飞到韩国,来预约更好的诊所。(不幸的是,这些诊所现在也面临着手术风险)一个女孩要怎样做才能在这里找到我?有经验的医生会不会要求太多?

在中国,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当属美图。它用不可思议的能力将中国女性变成了她们渴望的西式美女,不管整没整过都能用。

由于体制上的因素,以及缺乏有效的监管和问责制度,女性们接受了粗暴的治疗,产生了诸如丧失视觉,面部不对称,有毒和注射物和填充物的副作用等恶果。我不禁再一次问,为什么会这样?在中国,模仿西方女性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虚荣心,也是为了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在投递求职简历时,男性和女性同时也要提交个人照片。基于外貌的职场歧视是真实存在的。你能想象吗?

而这背后罪魁祸首就是社交媒体。社交媒体明星化是当今席卷全球的现象。它给人们带来了压力。你看起来像她或是她或是她就可以了。“Insta红人”或“微博红人”是现代版的名利场,而且对普通女性来说似乎是可以实现的。有了“值得信赖”的照片美化应用程序的些许帮助,名人的地位对于日常生活中的美女和时尚达人来说唾手可得,谁不想来分一杯羹呢?其中最受欢迎、最有名的当属美图,它凭借着将中国女性美化成她们喜欢的西方美女的样子而出名,不管是整形前还是整形后。对,你没看错,就是这样的。

用Zhang自己的话来说,他追求的是“漫画娃娃”的样子。

赤裸裸的真相

那些已经成为超级明星,或是正在这条路上顺利前行的人,他们可以上传穿搭、美妆教程、在微博、微信和Instagram等平台上和粉丝进行互动,一天更新数次。他们制作微博客,打造迷人的在线相册和自制视频,他们在私人派对上社交,住高档酒店、出入高级餐厅,在任何场合都穿着得体,脸上的微笑标准得像是喷绘上去的一般。

网红的表演让女性们心生崇拜,从而促进了整容行业的发展。我们可以发现,这些女性在面对镜头时,会特意用斜上方的镜头角度来凸显自己的迷人大眼。这些年轻的女孩游走在可爱与诱惑的边缘,十分渴望能够融入其中。整形影响者是确实存在的,尽管他们让全国的女性都长期的在接受这种整形时尚的熏陶,但是他们非常赚钱。那些能够吸引到观众的人,那些标准化的美人,他们攫取了三亿元人民币的利益(合每年3500万英镑或者说是4600万美元)。尽管一直以来美的人赚钱总容易些,但有时还是觉得难以置信,这些男男女女比有着高等学历的人赚的还要多。

“Tophot”是一家为新兴网络名人提供培训的经济公司,该公司创始人Janet Chen在2016年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表示,“网络明星的表现已经超过了娱乐圈的一线明星,她将这归因于他们更脚踏实地、更平易近人。”她还指出,一个有吸引力的外表已经成为网络名人不可或缺的特质。在中国,人们通常用“网红脸”来指代“网络名人”,网红脸指的是大眼睛、尖下巴、高鼻子和白皙的皮肤。

在中国,为什么普通女性为了像网络红人去整容是可以被理解的,而出名的公众人物就要百分之百维持天然美?这听起来像是双重标准。

不仅仅是脸和骨的改变,直播的出名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名气,终究只是有毒的外壳

女演员兼模特Angelababy,也可以说是中国版的金·卡戴珊,正是网红之一。美图,上文提到的图片编辑软件,可以修饰自拍照片,让普通的女性看起来像她一样,拥有闪亮的秀发,洁白的皓齿,以及尖尖的下巴。她代言过的品牌包括蔻驰、可口可乐、Gap和新秀丽。她最近还被任命为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的首位中国大使。非常不可思议,不是吗?再想想看。

尽管中国人痴迷于我所认为的“人造美女”,但当Angelababy作为最新的Dior大使的声明公布后,对这一决定的强烈抗议就淹没了中国的主要微博和微信社交平台。“为什么迪奥决定破坏它的高端公众形象?”“人们提出质疑。这一矛盾的根源来自于一个谣言,据说Angelababy那天使般的容貌来源于整形。但是等一下。我们是不是花一些时间来讨论了整容所能带来的好处?虽然她最终被认为是无辜的,但我们依旧疑惑,为什么对待她就有了不同的标准?为什么中国的普通女性为了看起来像网红而做整容手术是可以被接受的,但是名人自己必须百分百纯天然?听起来像是双重标准。其实这是虚伪的表现,彻头彻尾的虚伪!

Angelababy花了几个小时检查来自证清白,并且将自己的美貌归功于健康的饮食,以及祖父的德国血统。看起来问题圆满解决,对吗?不尽然。她用欧洲遗传学的理论解释了自己的美貌,然而却恰恰印证了近几年来中国女性对西化面孔的追捧。你这完全是在帮倒忙啊,Angela,宝贝。

为美痴狂

中国市场十分饥渴,它渴望成功、渴望美貌、也渴望被认可。这些渴求之痛,可以被满足,但永远不可能百分百被满足。老一辈的人生活在一个简单的、相互依赖的时代里。年轻的一代处于一个变化迅猛的时代,开始追求个性、名气和独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的这三个目标已经被市场所利用,并莫名其妙的将这些目标变得合理化。在向西方工业敞开大门之前,中国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发展国内市场。同时拥有太多的选择可能会导致非理性的决策。大量的护肤品、包包、鞋子!哪个产品质量最好?哪一个是最佳选择?

全球的男男女女都在面对这项问题,并且看起来很痛苦。层出不穷的后天美人,被太多的人认为是天生丽质,进一步催化了我们的不安全感,导致我们对自己的认可度降低。将我们的历史、种族和真实的存在区分开来的自然马赛克已经不复存在了。

有时候,我们崇拜和使用的角色模型实际上会带来最大的毒害。中国对西方美貌和时尚的盲目崇拜在某些方面看来已经弊大于利。亚洲之美怎么了?做你自己有什么错?中国制造又有什么问题?其实没什么,这应该是很美的。

尽管这些花言巧语和美丽的标准给太多粉丝带来了身心上的负面影响,但是它依旧能够给网红们带来名气和金钱。值得庆幸的是,在西方国家,人们对美的感知和定义已经开始发生转变,多样性和不完美正在被常态化。中国在很多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21世纪的发展与20世纪相比已经大不相同了,毕竟美是肤浅了,作为资本,和金钱相比,它很快就会贬值。中国最新一轮的整容势力是否会在为时已晚之前迎头赶上?或者他们早已未雨绸缪?时间将会促成这样一款终极自拍神器,它拍出的照片没有软件能够美化。

 

 

 

 

 

 

 

Written by Temper Magazine Contributor Jessica Laiter. Temper’s newest addition Laiter has her own website Chinese Graffiti , providing the world with an exciting and dynamic way to learn more about Chinese history and culture via a fashion platform. (Insta-follow: @ChineseGraffiti)
Edited by Temper Magazine Editor-In-Chief  Elsbeth van Paridon.
Chinese translation: Xiao Ming
Images: Copyright@Frank Verburg for N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