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

当摄影师从星球火星爆炸时: Jago Li.

摄影师Jago Li是时尚界视觉艺术下一代的代表。Li是一个坚定而又灵活的性别混合者,他的作品将坚强而轻松的精神和经典而现代的氛围相融合。真令人欲火烧身!

随着中国不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千禧一代拥抱了这片圣土上所有的可能性。旧世界正在消退 – 但新世界却仍遥不可及。” Jago Li

性别混合:“穿衣和行为举止兼具两性特征” – 谢谢牛津词典。这绝对不是一个新概念 —— 看看玛琳·黛德丽、大卫·鲍伊和蒂尔达·斯文顿;这个概念实际上如同时间一样古老 —— 而不局限于期待一个人性别的概念有着无限的迷人之处。

可以看到这个概念已经渗透到街头生活中,比如上述的艺术代表们,现代的性别混合似乎描绘着一种“两性之内”的戏码 —— 这比美国《Vogue》(深表歉意)把包括在客厅外穿你男朋友的T恤的行为定义为性别流动性走得更远 —— 而不是公然地去追求复制你“性别”的对立面。总之,男女着装要求之间的界限正公然变得越来越模糊。

尤其是当透视中国时,我们可以发现数千年来中古王国的视觉艺术中各个方面的性别多样性。这里最好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京剧,按照传统男人身着女性戏服,涂脂抹粉,宛若一位老道的爱好MAC的女人 —— 没有任何限制。我把这种古老的性别扭曲称为中式双性性格(Androchine)。

那么,再说你好2017。《Temper》杂志在上海开设了一个专题调查站,上海是一个大约自咆哮的二十年代以来就在时尚的方方面面一直都很风靡的城市。我们在与中国时尚界流行的LaWo App创始人Todd Okimoto闲聊时,绕到了“Jago Li”这个名字上来。Li是一位深受斯堪的纳维亚文化影响的中国时尚摄影师,还是当前CIME Apparel Limited的视觉总监,光是他的背景就已让我们沉浸在了强烈的时尚特质的愉悦之中。《Temper》里必须要有他,而且我们做到了。

Li的艺术始终如一地观察并赞扬着对个性的表达,2008年他开始涉足数字艺术,并使其从此成为他艺术作品的一个重要媒介。他视觉上的复杂性和概念上低调但挑衅的风格受到编辑界和广告界的欢迎,并经常被赞誉为他们新的摄影探索,其中一个例子就是阿玛尼(Emporio Armani)在2012年委托Li做一个编辑系列。Li已经与罗意威(Loewe)、哥本哈根皮草(Kopenhagen Fur)、奥迪(Audi)、蒙牛牛奶(MengNiu Milk)等知名高端品牌合作。

由于他有着独特而羞涩内向的视觉艺术方法,他对于时尚表达有独一无二的感觉,以及他能用多层次的方式传达任何(时尚)品牌的愿景,因而他的作品可以在多本重要杂志中翻阅到,如Vogue、Cosmopolitan、Elle、I-Look和Harper’s Bazaar。在将新闻摄影与工作室摄影相结合的同时,Li一直在改变现有的摄影套路,并于2015年在国际艺术舞台上崭露头角,同年他的“超越性别”系列在北京,上海和纽约展出。这个家伙就是Temper要的!

《Temper》杂志和Li开始了私密对话。

Temper:你刚刚从哪里来?是什么让你在中国拿起镜头拍摄的?
Li:“显然我从火星——中国来到这里。关于我按下快门拍东西有两个事实和一个谎言······我是激动人心的下一代时尚摄影师中谦卑的一员;一个严肃的家伙,不讲任何聪明的*废话;一个顽固的性别混合者。当我最终降落在地球上,也就是北京,我决定用美的东西把自己围起来。不像其他同龄男孩那样寻求渴望爱情、名望或金钱,我最大的渴望是······美。时尚摄影,像我热衷的其他一些视觉艺术一样,对我来说,就像在用阿佛洛狄忒的语言说话。

随着中国不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外界不再只能透过窥镜才能了解这个国家,千禧一代拥抱了这片圣土上的所有可能性。旧世界正在消退,但新世界却仍遥不可及,可这个国家对所有新奇的事物都抱着难以想象的耐心。

我的混合文化背景证明非常有用,在全球各地旅行时,我在视觉词汇中添加了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审美观。我曾经到处瞎跑,试图弄清楚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作为一个公开出柜的男人和活跃的女性主义者,我至今已经在我的工作中传达了一些性别混合概念。作为一个年轻而且依然很感性的家伙,我已经把我的一些浪漫一次又一次地投入到故事讲述中,为的是创造出充满(字面上)世间忧郁的眼睛。”

Temper:中国如何影响了你对“美”或“有趣”的看法?
Li:“我认为我的商标是在内向型故事讲述的框架内表达唯一性和当代公约。所以,在我看来:同情构成美。一个人必须能够真正感受到迷人的时刻,首先参与一个更深层次的对话,才能真正欣赏和拥抱美。从这个意义上说,时尚也是沟通的一种方式,连接着内在的渴望与外在世界中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

中国肯定会影响到我对美的看法。作为中国出生的摄影师,我一直在抗争禁忌和限制,同时也受益于全国快节奏的社会革命和财富积累。那些只是在(最近的)过去才被认为远远超出想象的事情现在已经成为可能。未来即是现在。这个背景使我对生活有着极大的乐观态度,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的审美。我的作品可以是忧郁的,沉默的,甚至是挑衅的,但它始终追求赞美生活中美的东西,如和平、希望和浪漫。”

Temper:让我们来谈谈缪~斯~和“愿景”。
Li:“妈妈是我的缪斯。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和最坚强的女人。不幸的是她很多年前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离开后,我着迷于拍摄这类现代独立女性人物。另一方面,曾经真正作为一个脆弱的小男孩,我永远都会为那些不怕放下盔甲的人心怀怜悯。传递这个“消息”的现代方式就是“混合性别”概念。让男孩们和女孩们做真正的人。就是这话。”

Temper:如果你得到它,就炫耀它。在时尚、街头风格、看人消磨时间等方面,中国时尚(摄影)还有哪些事物和人会出现在你的镜头下?
Li:“我通常会从音乐中获得灵感,因为我也有点痴迷于成为DJ。所有从旋律和节奏中而来的原始感受都会在我心中创造出不同的情节;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将它们形象化。我不能一下子想出任何特别的中国摄影师,因为现在有许多很酷的新秀在做这一行,他们大多都拥有不同的“特殊才华”。

上海、北京等城市的人们开始炫耀从改革发生时以及开放开始渗透入社会时起他们所得到东西。现在这只是一个“我应该炫耀到什么程度?”的问题。我个人不是非常热衷于看人消磨时间,所以我不会为了街头风貌而做街头风格;但我会为了故事讲述而做街头风格。就像我一直,一直在做的这样。

新的“中国制造”在创造力、华丽、社会等方面,至今仍是空白。凡是敢定义它的人,都会使用自己的色盘和画笔来描绘它。它构成无限的可能性,浪漫创作的梦想,最重要的是,每一天它都可以融合或弯曲。

 

 

 

Elsbeth van Paridon为Temper Magazine 2017所著 版权所有
图片:由Jago Li 2017提供 版权所有
 在Instagram上关注Li!
中文翻译:东方
版权@ Temper Magazine 2017 版权所有